金投网

昔日超薄记录的保持者 江诗丹顿1731手上链机芯

相较于现今各钟表大厂机积极研发自制机芯,昔日的瑞士钟表大厂并不是特别热衷,特别是例如江诗丹顿VACHERONCONSTANTIN这样的顶级大厂,由于产品定位较高,每一年所生产数量并不多,如果遇到战乱或是经济衰退,年度营业额肯定不止跌一半。

相较于现今各钟表大厂机积极研发自制机芯,昔日的瑞士钟表大厂并不是特别热衷,特别是例如江诗丹顿VACHERON CONSTANTIN这样的顶级大厂,由于产品定位较高,每一年所生产数量并不多,如果遇到战乱或是经济衰退,年度营业额肯定不止跌一半。也因此,当时的高级表厂时常接受客制化产品,加上当时分工极为细腻(不追求一条龙生产),因此通常由专业机芯厂提供空白机芯使用。而这样的历史,也一直延续到腕表时代。不过在1929年全球开始进入经济大萧条后之,当时的表厂负责人CharlesConstantin,眼看表厂几乎无单可接,所以表厂员工只能开始休无薪假,或是到Charles Constantin的葡萄园兼差工作,随着日后欧洲的战云密布,Charles Constantin不得不将表厂的部分股权卖给积家,换取金援。

昔日超薄记录的保持者 江诗丹顿1731手上链机芯

同时,积家的大股东也身兼表厂总经理的Georges Ketterer陆续购入江诗丹顿的股权,而双方在1938年成立了联合公司,并主要由积家高层担任董事长与多数的董事成员。直到1940年,Constantin家族已经完全离开江诗丹顿的管理阶层。在1965年,Georges Ketterer离开积家表厂,前往江诗丹顿任职。在Ketterer的努力之下,江诗丹顿持续推出许顶尖的表款杰作。其中,在1943年起至1950年代,江诗丹顿推出一款超薄三问腕表Ref.4261,其机芯厚度仅有3.28mm,表壳厚度也只有5.25mm,是当时少见的超薄三问腕表。由于江诗丹顿与积家的关系十分密切,因此这枚机芯是积家曾经推出过的18SMV超薄三问怀表机芯,最早出现在1920年代。

尔后,江诗丹顿在石英表革命之后,有很长一段时间未曾生产三问表表款。在1980代末期,厂方以18SMV超薄三问机芯为基础,运用逆向工程生产了一批超薄三问机芯,并于1990年推出这款名为1755的超薄三问手上链机芯,数量约200枚。因此,1755三问机芯成为往后十多年,江诗丹顿最重要的三问表款基础,而这项超薄纪录也一直由江诗丹顿保有多年。日后多款Patrimony镂空三问表、三问万年历腕表甚至是最末代的Malte马尔他三问万年历腕表,都是搭载这枚1755三问机芯。

1 2 3 4 下一页 末页 共4页

相关推荐

沛纳海推出全新Radiomir Mediterraneo腕表
沛纳海推出全新RadiomirMediterraneo腕表,通过全球精品店特别发售。品牌采用独家制造工艺,以表盘呈现海洋的千百种蓝色调,诚邀您一同踏上探索之旅。
品鉴百达翡丽Nautilus系列年历腕表
不知道百达翡丽(PATEKPHILIPPE)两位创始人会不会预料到,在品牌创立的一百多年后,一个超越经典的创新系列——Nautilus将会在运动类腕表,甚至整个表圈掀起波澜壮阔的浪潮。
2020年LV路易威登新推出Spin Time Meteorite
2020年LV路易威登新推出Spin Time Meteorite
2020年LV路易威登新推出SpinTimeMeteorite,整体视觉感受比起过往的系列作品显得不尽相同,主要因为其面盘以坠落纳米比亚的Gibeon陨石雕刻成型
品鉴飞亚达风致系列镂空腕表
飞亚达从成立以来,拥有着不错的口碑,精益求精的制表精神、不断精进的制表工艺,将飞亚达品牌引向世界制表殿堂。风致系列是飞亚达品牌去年推出的全新系列,在这一系列当中,飞亚达融入了“简于心,薄于形”的理念,通过简约的腕表设计凸显出现代都市男士的个人品位。
多年之后的江诗丹顿超薄三问万年历腕表
多年之后的江诗丹顿超薄三问万年历腕表
最近在社交平台上,大家开始玩起十年前的照片比对游戏,其实在这次的SIHH日内瓦钟表展中,也有多款腕表适合玩这样的游戏,不过其中最适合、也是最有意义的表款。
免责声明本文来自第三方投稿,投稿人在金投网发表的所有信息(包括但不限于文字、视频、音频、数据及图表)仅代表个人观点,不保证该信息的准确性、真实性、完整性、有效性、及时性、原创性等,版权归属于原作者,如无意侵犯媒体或个人知识产权,请来电或致函告之,本站将在第一时间处理。金投网发布此文目的在于促进信息交流,不存在盈利性目的,此文观点与本站立场无关,不承担任何责任。未经证实的信息仅供参考,不做任何投资和交易根据,据此操作风险自担。侵权及不实信息举报邮箱至:tousu@cngold.org。

奢侈品频道LUX.CNGOLD.ORG